主页>>在线阅读
穿越 重生 架空 总裁 青春
修仙 耽美 玄幻 都市 惊悚
老兵新警 TXT下载  
上一页 下一页
白天 黑夜 护眼

第1节

小提示:请记录收藏本站最新网址 ijjxs.com,以便在打不开网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。

《老兵新警》

作者:卓牧闲



  文案:

  不想退役时脱下了军装。

  从未奢望过能成为警察竟穿上了警服。

  下定决心扎根边境坚守国门,却又被调回了老家。

 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,且看韩昕从橄榄绿到藏青蓝的精彩人生!



第1章 乌龙警情

  腊月的深夜,天寒地冻。

  泰宁商贸城前的人行道上警灯闪烁,一个中年警察和一个佩戴两道拐的见习警员,正在凛冽的寒风中盘问一个衣着单薄年轻男子。

  一起出警的两个辅警站在年轻男子身后,一边搓手跺脚取暖,一边跟两个跨坐在电动车上的中年人窃窃私语。

  “没带身份证?”

  “没带身份证,我有这个。”年轻男子从肩上卸下沉甸甸的登山包,从包外侧夹袋里取出一张卡。

  这是一张看着跟社保卡差不多的军人保障卡,卡正面有一块小芯片,有姓名、照片、保障号和条码,背面是发卡银行的信息和银联标志。

  如果这张卡是真的,那么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姓韩,单名昕。照片上的五官很清晰,举起来进行比对,确实是同一个人。

  中年警察有些意外,放下卡问:“姓名?”

  刺骨的寒风呼呼地不断袭来,年轻男子的脸都快冻青了,紧搂着登山包问:“姓名保障卡上不是有吗?”

  “问什么回答什么,公安机关依法盘查,请你配合!”见习警员大声提醒,眼睛瞪的老大。

  年轻男子看了一眼他肩上的“两道拐”,像是当他不存在似的回头问:“警察同志,您觉得我的保障卡有问题?”

  卡上的照片只拍到领口,只能看到领花,看不到军衔,有些不符合常理。

  中年警察又没当过兵,从来没见过军人保障卡,一时间无法辨别其真伪,只能笑问道:“韩昕同志,你是武警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军官还是战士?”

  “我是士官。”

  “这么说是老兵了,当了几年兵?”

  “八年。”

  难道搞错了,难道看走了眼……中年警察心里不禁泛起嘀咕,可眼前这位又不太像军人,确切地说没当兵的那种气质,便不动声色问:“在什么地方当兵的?”

  “南云。”耳朵冻的生疼,韩昕举起双手捂住耳朵。

  “南云大着呢,在南云哪个市?”

  “南云省新康州。”

  普通老百姓可能没听说过新康,中年民警对这个地名却早有耳闻,下意识问:“这么说你们部队驻地在中缅边境,离‘金三角’不远?”

  “是不太远。”

  听到“金三角”,见习警员立即想到了毒品,顿时心中一凛,下意识摸向腰间的警棍。

  六个对付一个,中年警察并不担心自称军人的男子会有异动,跟拉家常似的问:“韩昕同志,你老家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就在这儿,我是陵海人。”

  “普通话说的真好,一点本地口音都没有,应该很久没回来了吧。”

  中年警察笑了笑,旋即话锋一转:“你当那么多年兵,照理说应该有士官证,也应该办理军人身份证。你从那么远的地方回来,怎么既不带士官证,也不随身携带军人身份证?”

  韩昕没急着回答,而是好奇地问:“警察同志,您贵姓?”

  “差点忘了自我介绍,免贵姓王,单名伟,这位是李亦军,我们是陵海分局城南派出所的民警,这是我们的证件。”王伟解开冬执勤服领口的纽扣,掏出被夹在里面的执勤证。

  “王警官,您别误会,我不是要看您的证件,我只是想知道怎么称呼。”好几年没说老家话,乍一说韩昕真有些不习惯。

  “现在知道怎么称呼了,言归正传,说说为什么出门不带有效证件?”

  “我是临时决定回来的,匆匆忙忙,没带士官证。至于军人身份证,我们部队倒是给我们拍过几次照片,采集过几次指纹,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办下来。”

  这个解释听上去很牵强,王伟不是不太相信而是完全不信,毕竟社会上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的不法分子多了,有些胆大包天的甚至敢冒充将军。

  他沉思了片刻,接着盘问:“小韩同志,这么冷的天,你怎么穿这么点?”

  “王警官,我是从南云回来的,南云没老家这么冷。”想到很可能就是因为穿的少被他们给盯上的,韩昕强调道:“刚才跟您说过,我这次回来的匆忙,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!”

  “冷不冷?”

  “……”韩昕被问的哭笑不得,心想这不是废话嘛。

  本来就是陵海人,怎么会不知道老家冬天有多冷,这个解释同样说不通。

  再看看他那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,王伟意识到刚才那个问题是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,立马换了个话题:“小韩同志,你这是回家过年的?”

  “算是吧。”

  “什么叫算是?”

  刚回到陵海老家就被拦下来盘问,并且外面这么冷、风这么大,韩昕简直郁闷到极点,不耐烦地说:“那就是了。”

  李亦军虽然是见习警员,虽然参加工作才几个月,但形形色色的人却见过不少,并且不是无缘无故跟师傅出来盘查的,见被盘查人很不老实,再次厉声提醒:

  “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什么叫算是?严肃点,回答问题!”

  韩昕早看出“两道拐”跟姓王的警察是在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,依然当他不存在似的选择无视。

  “小韩同志,你既没带军人身份证,又没带士官证,回来的车票是怎么买的?”

  “车票是在火车站售票大厅窗口,用军人保障卡买的。王警官,您可能不太了解,军人保障卡一样是现役军人的有效身份证件。”

  “是吗,我还真不知道。那车票呢,能不能让我看看?”

  “扔了。”

  “扔了?”王伟微蹙起眉头。

  “又没人给报销,留着没用,一出站我就扔了。”

  韩昕冻得鼻涕都快流出来,想到这一切绝对是拜身后那两个骑电动车的中年男子所赐,禁不住回头看去。

  “别东张西望!看着王警官,如实回答王警官的问题!”李亦军声色俱厉,摆出一副再不老实就要给点颜色的架势。

  韩昕彻底服了,心想真是个菜鸟新人。

  对待不老实的人自然无需给好脸色,王伟对徒弟配合的如此默契很满意,干咳了一声:“小韩同志,你把车票扔哪儿去了?”

  “出站口的垃圾桶里。”

  “据我所知军人都是有探亲假的,探亲的往返车票部队都给报销。你把车票扔了,回部队之后怎么报销?”

  韩昕没想到老家的警察盘查起来竟也这么严,不卑不亢地说:“王警官,按规定现役军人探亲的往返路费是可以报销,但我现在不是现役军人。”

  “你刚才不是说你是武警吗?武警一样是军人。既然不是现役军人,那这张卡怎么回事?”

  “对不起,刚才没说清楚,我二十四天前是武警,但现在不是。”

  “退伍了?”

  看这架势不说清楚别想脱身,韩昕不想冻成冰棍,更不想一到老家就感冒,只能解释道:

  “我是边防武警,也就是常说的公安现役。中央不是要求‘军是军,警是警,民是民’吗?我们部队前不久刚整建制退出现役,转为人民警察编制。所以说我二十四天前是现役武警,现在不是。”

  王伟想起是有这回事,笑问道:“那你现在是什么身份,是警还是民?”

  “刚才不是说过吗,我们现在转为人民警察编制,当然是警察了。”

  韩昕放下捂耳朵的手,微笑着补充道:“现在是移民警察,新警种。用领导的话说,我们是老兵新警,要换装不换志,尽快完成从战场到职场、从橄榄绿到藏青蓝的角色转变。”

  也是警察!

  真的假的?

  这个反转有点大,李亦军觉得很不可思议,顿时愣住了。



第2章 真是同行

  老胡就算伤的不重,各种检查和救护车的费用加起来,估计也要千儿八百。

  如果是辅警,那就是工伤。

  可老胡不是辅警,他只是每个月拿分局六十块钱,在做好城管协管员工作的同时,接受社区民警老叶的管理,为所里提供信息和线索,有点相当于社区的兼职网格员。

  换句话说,这医药费街道肯定不会出,所里一样解决不了。

  找局长肯定能解决,但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去麻烦局长。

  今晚值班的带班副所长又出警去了,王伟没办法,只能先试着调解,看刚被带回来的小伙子愿不愿意承担点责任。

  如果小伙子通情达理,那等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,再做做老胡的思想工作,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
  但调解归调解,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。

  师徒二人把韩昕带到会谈室,让韩昕先坐下,然后绕到会议桌对面,掏出纸笔,打开执法记录仪,开始询问起来。

  “姓名?”

  “韩昕,韩非子的韩,日斤昕。”

  “年龄?”

  “26。”

上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