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>在线阅读
穿越 重生 架空 总裁 青春
修仙 耽美 玄幻 都市 惊悚
地府在逃阎王 TXT下载  
上一页 下一页
白天 黑夜 护眼

第1节

小提示:请记录收藏本站最新网址 ijjxs.com,以便在打不开网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。

  地府在逃阎王

  作者:鹿栖归

  文案

  身为阎王转世的江槿月是尚书府大小姐。

  她前有渣爹后有恶娘、体弱多病八字不详,还被高人断言活不过十八岁。

  面对艰难的生存条件,她内心:就这?

  *

  春日出游,她意外“救”了遇刺的王爷沈长明。

  机缘巧合下,两人魂魄离体来到地府。

  为求重返阳间,她干起了和鬼打交道的老本行。

  *

  替鬼申冤、查明旧案、缉拿邪祟、平定叛乱……

  江槿月:真忙,今天也是想跑路的一天。

  沈长明:江小姐救命之恩,我必当以身相许。

  江槿月:……嗯,必须马上跑路!

  ——

  旁人眼中的沈长明是文武双废的闲人,因他生得玉树临风,又被称作绣花枕头。

  为了肃清朝野,他在暗中搅动风云多年,在离目标仅一步之遥时,他遇刺了。

  好消息是:有位爱管闲事的姑娘救了他。

  坏消息是:她义无反顾地带着他跳崖了。

  沈长明:?

  *

  在地府,他知晓了前世今生的因果。

  自此,除却未完成的理想抱负,世上又多了一个他想守护的人。

  她忘了也无碍,他们来日方长。

  【小剧场】

  阎罗殿上。

  渣爹渣娘大喊:我们从没害过人啊!

  归位的阎王冷冷道:不妨先抬头看看我是谁?

  两人颤颤巍巍抬头,具是一愣。

  江槿月俏皮一笑:真抱歉,你们死后都归我管。

  【人设】

  今生:白切黑傲娇王爷×黑莲花戏精小姐

  前世:战五渣星君×武力值MAX阎王

  【阅读指南】

  1V1 HE 欢喜冤家 家国天下流 男强女更强

  内容标签: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古代幻想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江槿月,沈长明 ┃ 配角:三界人鬼神 ┃ 其它:专栏预收文求预收,比心~

  一句话简介:此情长久,缘起不灭。

  立意:心欲起善,爱之如珍。

# 序幕

第1章 地府

  醒来时,江槿月发觉自己正两眼失神地跟着一队人往前走,四下一片寂静,甚至听不到一丁点呼吸声。

  她不明就里,抬头看去,夜色漆黑如墨,除却那轮散发着微弱红光的血月外,再无半点光亮。不远处静静伫立着一座城,城门高高的,几乎要没入夜空与黑暗融为一体。

  这场景多少有点瘆人,她摇了摇头又低头一看,只见地上散落着枯骨和暗红色的血迹,路边还有一块矮小的石碑,上头歪歪斜斜地写着三个血色小字:黄泉路。

  “……什么玩意儿?”江槿月愣了愣神,用力地掐了掐自己的小臂。

  疼,生疼,不是做梦。

  所以自己这是死了?怎会如此?这才不过十七岁就英年早逝,真叫人扼腕叹息。

  正当她心如芒刺之时,走在她前头的人忽地停下脚步。她下意识地顿足抬眼望去,只见众人已然行至城下,正井然有序地排着队准备入城。

  若她没有看错,城门外站着个脸色青黑、一袭黑衫的男人,此人手持一本血红色的簿子,嘴巴一开一合地仿佛在说着什么。

  她原也听不清,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人群向前走,直到离那人越来越近,那人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——

  “大凉国轩平城,李二狗。说说吧,你是怎么死的?”

  声音威严,不带一丝一毫的情绪,听得她没来由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听他这么问,站在江槿月前头的男人身子抖了抖,也不敢造次,诚实地答道:“俺酒喝多了,起夜时滑了一跤,摔死了。”

  黑衫男人点了点头,冷冷道:“嗯,过去吧。下一个。”

  江槿月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,还没等他发问,便腼腆地冲他一笑,道:“是这样的。今日天色甚好,我出门踏春游玩,于山野间遇到一个被刺客追杀的男人,他重伤垂死、危在旦夕。我素来心地善良,倘若见死不救,岂非畜生不如?所以我……”

  那黑衫男人眯了眯眼睛,咧开嘴笑了:“哦,你出手相助,而后和他一起被刺客杀了?这不是上赶着找死吗?”

  闻言,江槿月连连摆手,笑道:“非也非也,我带着他跳崖了。说来您可能不信,是城隍爷让我这么干的。当时前有刺客,后有箭雨,唯有跳崖方有一线生机。嗯,就是这样。”

  “……”黑衫男人瞥了她一眼,似是觉得她多半有病,轻咳了一声,便摆摆手放了行。

  江槿月抬脚向前走了几步,忽地察觉到一道阴冷的视线,她忍不住驻足回望,却见身后不声不响地站着个年轻男人。

  此人看起来刚及弱冠,一身云纹锦服上沾染着大量血迹。只看这张脸,倒也称得上貌如冠玉、仪表俊美。美中不足的是,他望向自己的眼神实在令人发怵,脸色又微微发青,似乎很不康健。

  “你看什么呢?”见这年轻男人迟迟不开口,只眼神阴鸷地盯着人家小姑娘看,黑衫男人怒了,拍了拍桌子冷冷道,“你姓甚名谁,是怎么死的?快些说,别磨叽!没看后面都排起长队了吗?”

  年轻男人冷哼一声,收回了视线,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冷冷道:“在下大凉国怀王沈长明,归城途中遇刺,命悬一线之际,遇到了个‘心地善良’的姑娘。她,带我跳了崖。”

  说罢,他有意无意地看向她,冲她露出了个森然的微笑。二人相顾无言良久,江槿月尴尬地笑了两声,率先移开了视线,僵硬地转过身朝着城内走去。

  一路上,江槿月回忆起了她这短暂而坎坷的一生。

  自打出生那日起,“不祥之身”这四个字就如梦魇一般如形随形,就连她爹江乘清都深以为然,常把天命二字挂在嘴边。

  五岁那年,府上来了个云游高人,自称早已修成大道,双眼可辨世间万事万物。

  而后,此人便大笔一挥给她批了命,说她前世作孽太甚,此生注定飘零无依、克父克母、六亲缘薄,至多活不到十八岁。

  此话一出,众人皆深以为然,毕竟她的亲娘正是在生产时难产而亡,她爹更是膝下久久无子,倘若有人能揽下一切罪责,自是再好不过。

  她这生而不祥的名头越传越远,十余年间,城中关乎于她的风言风语就没断过,已经到了狗也嫌的地步。胆子小些的人,连路过江府都要绕道走,生怕一个不留神就沾上了晦气。

 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琼枝玉叶的太子殿下出现了,一上门就说对她一见钟情,又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。一时间,城中百姓又是津津乐道,称赞太子殿下情深义重,嘲讽江家小姐不识抬举。

  唯有她知道,自己从未见过太子,只怕人家连她是圆的还是扁的都不知道,无非是看上了她有个当尚书的爹罢了。

  她一再拒绝与其会面,谁知他没完没了,又派人捎来口信,说的是“邀请二位江家小姐踏春赏花”,其心思昭然若揭。堂堂太子竟能死皮赖脸至此,再三纠缠,实在难看。

  她想着,这等口是心非之人,实在不见也罢。故而,她今日特意起了个大早,独自一人前往东城门外游玩散心。

  一出城,就遇到了方才那位被刺客追杀的怀王殿下沈长明,二人被一路逼上悬崖峭壁。再无退路时,恍惚间,她听到城隍在她耳畔再三催促,让她快些跳崖。

  她本还有些犹豫,直到不知从何而来的漫天箭雨映入了她的瞳孔,离弦之箭飞快地冲着她的面门而来,催人性命。

  她无计可施,只能大手一挥,拖着沈长明跳了崖,二人这才没被箭矢扎成个筛子。

  她跳了,她也死了,虽然不跳好像也没得活。

  事实证明,好人难当,救人要命。

  江槿月幽幽地叹了一声,望着城中央巍然屹立的大殿陷入沉思,直到有人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。思绪被人打断,她回眸望去,却见身后站着三个人。

  几人大眼瞪小眼了片刻,无人开口说话,气氛沉默到有几分诡异。不知怎的,她总觉得站在中间的那个男人,神色有些不自然。见他们迟迟不语,她索性悄悄地打量起了这三人来。

  站在中间的那位,头戴乌纱帽,一身暗红色的衣袍上绣有诡异的纹路,掌心隐约有血色光芒闪烁。

  在其左右的二人,一人身着白里透青的长袍,头戴一顶白色高帽,上书四个大字“一见生财”;另一位黑袍的头顶也有一顶黑色高帽,上面的四个字却是“天下太平”。

  好嘛,这二位可不就是话本里头说的黑白无常吗?话本诚不欺我。

  “是谁把活人放进地府的?这一个个都是怎么当差的?还嫌不够忙吗?”那头戴乌纱帽的男人终于开口了,对着身旁的黑白无常怒目而视。他一生气,青黑色的脸就显得更黑了些,莫名有些瘆人。

 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,白无常上前一步拱手笑道:“判官大人,您别误会,这可不是我们勾回来的魂。方才我已经看过,这姑娘虽坠落山崖,但分明是死不了的。不知为何,她的命魂竟自己跑来了幽冥界。”

  幽冥界?江槿月歪了歪头,不知怎的,她竟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。

  “自己跑来?怎么可能?等等……”判官闻言捋了捋胡子,凝视着她的五官,看了半晌突然脸色一变,气鼓鼓地拂袖道,“啧,你怎么那么早就来了?没用的东西!堂堂……咳咳。”

  “啊?判官大人,您认识我吗?”江槿月一时有些困惑,也有些委屈。

  死得早已经很惨了,怎么死得早还要被人骂?还有天理吗?

  脾气不太好的判官说完这一句后就不再说话了,只冷冰冰地盯着她看。

  过了许久,他才啧啧了几声,冷笑道:“原来是又遇到他了啊,真是奇也怪哉,你们两个真就打算生生世世纠缠不休吗?”

  若是江槿月没有看错,这位凶神恶煞的判官刚才好像翻了个白眼,一生气还不小心把胡子给吹起来了。

  这吹胡子瞪眼的模样,瞧着竟然有几分可爱。所以你们地府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?这好像和话本上说的凶狠模样完全不一样啊!

  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,她也不敢堂而皇之地把这些话说出来,只得斟酌着问道:“您说的是那人谁?生生世世纠缠不休又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哼,天机不可泄露。城隍也是无聊,若是不愿看你枉死,自己出手救了就是,何苦让你来阴司地府走一趟?”判官说罢,眯起眼睛正要抬手拍她的额头,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收了手,阴森森地笑道,“小姑娘,你想不想活着回去?”

  啊?还能活着回去?这倒是有些她的意料了。江槿月怔了怔,欣喜地点了点头,虽说这活着的时候日子也不尽如人意,但总比死了好。

上一页 下一页